孫孝福: 守護“生命之堤”
當危險降臨,你是選擇逃避,還是迎難而上?在這個選擇題中,吉州區曲瀨鎮長明村村民孫孝福選擇了后者。

□本報記者 白靈

當危險降臨,你是選擇逃避,還是迎難而上?在這個選擇題中,吉州區曲瀨鎮長明村村民孫孝福選擇了后者。

6月10日,連續多天的降雨導致瀘水河水位暴漲,渾濁的河水拍打著長樂堤長明段,堤壩岌岌可危,多處出現管涌滲漏、泡泉,水面最高時和堤面的距離僅20厘米。然而,緊鄰堤壩的是長明、長樂2個村委會2600多村民的家園和大片良田。見此情形,孫孝福立刻奔赴堤壩參與搶險,那一幕幕場景,讓人感動不已。

跳入缺口和漩渦中,數次沒頂,4小時后他才渾身發抖地上了岸

“快,快堵口子!”6月10日15時左右,長樂堤長明段彌漫著緊張的氣氛,一場與洪水的較量正在進行,大家都有一個信念:必須保護堤壩!這時突然一聲喊叫直擊眾人的耳膜。

原來,孫孝福和幾位村干部、村民正在長樂堤0+650段附近搶險。突然一陣水聲傳來,只見前方20米左右堤壩被撕開了一道口子,渾濁的河水沖破堤壩,沖進一旁的稻田,河堤迎水面外側還出現了一個直徑達六七十厘米的漩渦。

大家還未反應過來,孫孝福便飛奔過去,抓起沙袋就往漩渦里扔,第一個跳入河水中。此時,口子的水深已達3米,他一跳進去,渾濁的河水立刻淹沒了頭頂。幾分鐘后,孫孝福才冒出水面,立刻叫同伴趕快裝沙袋、堵口子。隨后他數次鉆入河水中,將沙袋丟進漩渦中。20多分鐘后,堤外的漩渦才徹底消失。

口子堵住了,但堤壩還是岌岌可危,孫孝福索性就在水中加固著堤壩。在水里呆了4個小時,他才渾身瑟縮地被大家拖出冰冷的河水。長明村村支書孫庭南事后想起來還心有余悸,如果晚一點發現就可能決堤,后續的沙袋沒有跟上,孫孝福可能就會被漩渦卷走。

所有人都忙著轉移家中物資,他卻說:別管東西,管堤壩!

6月10日,對于村民胡滿蓮來說是艱難的一天,丈夫孫孝福一大早就去了堤壩上搶險。望著家門口的一片汪洋,她越來越慌,一連打了20多個電話,卻無人接聽,只好去堤壩上找丈夫,希望他回來幫家里轉移物資。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滿頭大汗的孫孝福,胡滿蓮脫口而出:“看看別人家都忙著搬東西到高處,咱家冰箱、電視怎么辦?”“別管了,堤壩倒了,什么都沒了。村里這么多老人、小孩,堤壩倒了他們怎么辦?”孫孝福頭也不回地說著,手里還是忙著裝沙袋加固堤壩。

直到次日凌晨4時,孫孝福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里。因為辛勞,加上在水中呆得太久,他已經有些感冒的癥狀,腰也扭傷了。聽說孫孝福在水中搶險的經歷,胡滿蓮嘴上不由得埋怨起來:“你不要命了嗎?”心里卻又不忍苛責。

6月11日上午,村民們都在贊揚孫孝福,連他兒子都自豪地說:“爸爸真棒!”胡滿蓮聽到這些,看著孫孝福和其他村民再次上了堤壩,沒有阻止。

險情最緊急的時候,餓了塞一口面包,看不見打手電筒巡堤

“上了堤壩大家都只想著多做一點,這樣就更安全一點。而我只是眾多搶險人員中的一個。”回憶起在堤壩上的一幕幕,孫孝福如是說。

搶險一線無疑是緊張的,瀘水河的水位已超警戒水位近3.3米,管涌、泡泉、內澇……讓搶險形勢越來越嚴峻;發現險情、排除險情、加固堤壩……孫孝福和其他搶險人員記不得裝了多少個沙袋,排除了多少次險情。災難面前,大家齊心協力,分秒必爭守護“生命之堤”。險情最緊急的時候,他們只吃了一頓飯,餓了就塞口面包又繼續忙碌,天黑看不清就打著手電筒踩著泥濘的道路巡查堤壩。身體的辛勞抵不過心里的焦急,大家都在默默地期待:堤壩安全、家園安全。

終于,在大家的努力下,6月11日晚,河水漸漸退到警戒線以下,村莊主干道也露出水面,孫孝福這才結束搶險回到家里休息。

10余天后,當孫孝福再次來到曾經“戰斗”過的長樂堤長明段,他對記者說:“整個搶險過程中,有許多黨員沖在了前面。正是因為他們的堅持,鼓勵了我,這讓我也想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員。”

網友評論

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

   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“井岡山報”、“吉安晚報”、“吉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內容,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,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。已經許可轉載的,必須注明稿件來源“吉安新聞網”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“新華社”的所有內容,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,本網已獲授權使用,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、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,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    ③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XXX(非吉安新聞網)”的內容,均轉載自其他媒體,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,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    ④ 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,請在30日內進行。電話:0796-2199795或0796-8259287
世界杯足彩进球彩